极寒天的回忆,作者:西域土猫

天气很晴朗,但是窗外风很大。这只是北京近十年来又一次极寒天气现象。正好赶上周末。孩子不用上学,很多人不用上班。很幸运。只是不得不出门的受苦人。

在这种天气里,走在外面只是小跑,捂着鼻子和嘴,风瞬间穿透你的衣服,把它们冷却到你的骨头底部。所以,无论北京暖冬的观念在人们心中有多根深蒂固,未来都有必要存放几件霸王的极寒装备,以防不测。

其实和我老家内蒙古的天气相比,北京的极寒还远着呢。才零下十几度,我老家内蒙古已经零下四十几度了。而且,内蒙古冬季日平均气温在零下十几度。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家乡度过的冬天。

那时候,每天早上睁开眼,都能看到玻璃上的窗花,形成的纹理成了我随意想象的世界。有时它们就像一片玉米,有些像人,有些像马,有些像花瓣。那时候冬天的早晨特别冷,是妈妈起了个大早,做了个炉子,用烧着的柴火熏烤着她家,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烟味,我们才从被窝里钻出来。

奇怪的是,昨天,我又梦见了我失去的母亲。她睡在我身边,好温暖,被子摸起来好柔软。这几年我的梦里不时出现这样类似的梦。如果失去的母亲没有灵魂,为什么她的母亲经常来我的梦里给我温暖和安慰?

那时候的冬天,伴随着开学和寒假,新年总是充满了等待和期待。数完又盼的日子过去了。我记得我的一个小同学,每天早上我都准时站在河边等她叫她上学。几乎每天,大部分时间,她边吃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过来,叫我等着。我冷得直跺脚,催促道。那时候,我记忆中很少吃早餐。我怕迟到,家人也不会早起做好让我一个人吃饭。有时候,我会带着前一天晚上剩下的煎饼去学校。我的同学反应迟钝。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很慢,走路和做事都很慢,甚至说话也很慢。我总是害怕迟到,总是提前打电话给她,总是催促她。她的家在我家后面,我们一起上学了五年。

小时候水资源丰富,河里总是有水。冬天,河水结冰很厚。过了几天,河心裂开,形成了边高中间凹凸的地形。记忆中的河又大又长,不知道源头少了尾巴,蜿蜒曲折。但却是我们小学生等待已久的最好的交通大动脉。河水开始结冰,催着妈妈给我做一双塑料底的棉鞋。当时我真的很傻。其实塑料底的棉鞋最冷,容易破底。反正我不懂。穿那样的鞋只是为了滑冰去上学。它有八英里多远。走路通常需要一个多小时。有了滑冰,我们可以在四十分钟以上到达那里。每天早上,这条河就像一个溜冰场,非常热闹。住在河边的学生是成群的,他们之间的冰是规则的。他们上学的时候都在左边,有白色的痕迹。放学后,他们从右边溜走。一些学生摔跤,引起身后学生的笑声。事实上,没有一个人从不跌倒。

每天,我都会看到我的同学。她的鼻子沁出汗珠,头上冒着大气,围巾周围挂着一层冰霜。当稀疏的头发从围巾上解放出来时,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她头上升起,久久不肯散去。

那时,每个人的生活水平都一样。他们每天步行上学和放学,有些学生离家十几英里。根本没有穿梭机。

那时候时间也是最不值钱的,每个人都有大把的时间在漫长的期待中从容度过。假期过后,一篇长达42页的寒假作业早早就完成了,真是一部疯狂的剧。没人照顾它,也没人给你压力。冬天,除了冰车,很少有运动可以玩,冰车就是冰鱼。这条河经常被观看人们从冰上煎鱼的人包围。现在我觉得真的很好笑。花这么多时间围着一大群人看真是无聊。

我们还跑到好几里地以外,就是村子以外很远的地

我们也跑了好几英里远,也就是离村子很远。

方打沙枣。冬天,高大的沙枣树上除了稀疏的沙枣看不见一片叶子。爬树是男孩子的长项,我们就仰望着他顺便仰望着天空。偶尔撒下几粒枣,我们就开始抢着捡。至于吗,几粒干瘪的像珍珠那么大点的枣,酸酸涩涩的,几乎没什么果肉,那也抢,真是可笑至极。

当时的寒冷才是真正的寒冷。以前家里的门把手是铁插销。当你出来和进去的时候,你应该及时关门。因为极其寒冷,你害怕房子里唯一的热量会消散。有时,如果早上不擦干手,手会立即粘在熨斗上,并去除皮肤。你出去时必须戴围巾和帽子。据说有些人把耳朵冻住了,就是冻僵了,一流行就生出来了。我不是亲眼看到的。

然而,我经常看到一些人手脚冻伤。人们经常问有没有治疗冻伤的偏方。我妹妹小时候手冻伤了。冬天,它像春天的草一样自然生长。我想一定很不舒服。

事实上,往往在寒冷的气候下,这是自然接受的。零下二十度根本不算什么。每天疯狂的跑来跑去。一时间,蓬勃的热情战胜了寒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