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里的思绪|创作者:雨萧

炎热的夏天越来越远,蚱蜢和杂草在渐凉的风中萧瑟,浮躁的夏天人容易迷失方向。秋天的黄昏,美景引人注目,他们痴迷于秋天的美景。他们总想把美囚禁起来,却忘了有些美只是为了欣赏。即使在最美丽的秋天,在围栏里失去他们的灵性也是无聊的。

树上的叶子熟透,黄绿渐变的色彩,明媚鲜艳地展示出各个节令的美。地上的草在秋风中萧瑟着,它的最后一点水分被渐凉的空气榨干,一场雨后,寒意愈浓,潮湿的空气里散发着草木腐朽后淡淡的霉味。商场夏季的裙子仓惶退场直接挂上了初冬外套,突然意识到,秋天就这样扑面而来了。待到天晴又不太冷,迫不及待换上秋装,呼朋引伴去山里见证一下季节交替岁月枯

树上的叶子成熟了,黄绿的颜色逐渐变化,明亮地展现出每个季节的美丽。地上的草在秋风中萧瑟,最后一点水分被冷空气抽干。一场雨过后,寒意更浓,潮湿的空气中散发出青草腐烂后淡淡的霉味。商场的夏装匆匆离开,直接挂上了初冬的外套,突然意识到秋天来了。天气晴朗不太冷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想换上秋装。打电话的朋友去山上见证季节的变化和岁月的消逝。

逝的时光。城市的钢筋水泥丛里,空调暖气混淆了四季,而原野季节是一目了然的分明。深秋的田间,尚未收获的庄稼,丰硕的果实在金色的阳光里炫耀,谷子沉甸甸低着头,玉米熟透后展示着硕果,丰收带来的厚重从发黄的玉米秆上一点点往外坠着,收割完果实的枯秆上逐渐枯干的叶子摇曳着,一天天枯萎。被霜打过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红灯笼蒙上一层白纱,藏在红透的柿叶里,随着风像害羞的小姑娘,在叶子上下玩着捉迷藏。柿树的躯干远看像胡杨,造型张扬,饱经风霜,近了对比便明白,因地域水土差异,间或被果实掏空了躯干的养分,它弯曲的虬枝很脆,没有一点韧性,无论生死,都是俗气,做不了化石。

悬崖边,野菊花丛生,抓住青春的尾巴,肆意张扬。其实山下缓坡上花海边有养蜂人撑起帐篷。在记忆中,蜜蜂和蝴蝶是娇弱的生物。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适应这么冷的季节。一转身,在山坡果园里,几只土鸡悠闲地在土里吃草。土墙边上,几只大雁伸着长长的脖子,啄着果园边上的一些红枣,抖着肥硕的身躯,吃力地把头伸得高高的。果实已经摘下,没有果实的叶子在风中飞舞。主人坐在养老院前,悠闲地剥玉米。天空洗得很蓝。山上的羊和天上的云融为一体。木屋和鸡鸭鹅就像一个童话世界。经过多年的宁静,它是关于生活在这里。

村里,前巷的老人不见了,门口的孩子们跪在堂前,个个脸色苍白,哭得满地都是,这辈子就要在这哭声中变成一条死命。人生是一场孤独的旅程,仪式只是宣布主角和配角的转变。人的一生会有很多角色的转变,最大的恐惧就是入戏太深,忘了自己,喜欢秋色,读尽繁华,冷暖自知。

夕阳如鸭蛋黄,金色的余晖温暖着田野。群山从一开始的黄绿色变成了黑蓝色,太阳一点一点地向西落下,最后变成了霞光。屋后,炊烟袅袅,飘向天空,渐渐与云融为一体。谁知道秋天的云是不是随着烟变了?第一季月亮慢慢升起,站在暮色中,想起多年前,还是这个秋天或者这轮月亮,但是那个答应陪我看一辈子月亮的人却消失了。

今晚会有珍珠露珠和弓月吗?风很大,有点冷。该回家了!无论风景多美,夜里的人都会想家,可以随意蜷缩。如果此时此刻有一盏灯为自己而等着他们,那就是幸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