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细雨,转载人:花雨几点

不知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

,已有一场细雨洒过街面。当一阵凉风扑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青草味。起身走到窗边,地面湿润,青草扑棱着带露珠的叶子,轻轻摇曳,把清新的味道送到风里,也送进我的鼻腔里。

喜欢“静静滋润事物的感觉”。一场春雨常常在人们沉睡时悄然而至。第二天起床,地面湿润了,天空湿润了,空气湿润了,沉寂了一整个冬天的大地在静静的春雨中变得柔软,突然出现了许多黄色的嫩芽。风也变得安静,它们轻轻爬到你的额头和脸颊,用柔软的四肢轻轻摩擦你,挠你痒痒。

夏天的雨大部分是暴虐的。因为难得,宁静的细雨更加珍贵。静静的细雨,是雨中的精品,是雨的闲情,是雨的才情。没有这种寂静,雨就没有余味。

毛毛雨正慢慢下着。因为有了雨的深情,树叶可以张开身体,接受雨露的恩惠,所以树叶间有了低语,树叶间有了浪漫和慰藉。

雨中,宽大的玉米叶子伸展到极限,他们尽情地聊天。听着!刷,刷,刷……刷的声音中,农村大嫂去玉米地摘豆。他们善于算计,在地里播几粒豆子种子,豆子的幼苗就会和玉米秸秆一起生长。当玉米捡起毛茸茸的洋娃娃时,那些又肥又长的豆子已经像树上的果子一样,挂在茂盛又高的稻草上。在细雨的滋润下,豆子更加丰满嫩滑。大嫂从玉米田里拿了一头爆米花出来的时候,除了一筐新鲜的豆子在等一会儿之外,还有一片薄雾和湿气,皱纹仿佛被细雨冲刷掉了。

院子里的梧桐树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当水滴足够大,大方的梧桐叶撑不住时,就像一串串银豆落在树下玩耍的孩子身上。

山里的人根本不把毛毛雨当成雨。玩的孩子还在玩,干活的农民还在干活。当滴落的雨滴溅满他们的脸时,他们会像汗水一样把它们擦掉。雨下大一点,他们擦得更勤,雨下大一点,他们擦得更勤。雨更急时,他们小跑到屋檐下避雨。

暴风雨是强大的,但由于其力量,它们会对自然和人类造成伤害。与它们相比,宁静的细雨是微弱的,甚至是渺小的,但它们与大自然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它更加珍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