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牙、编辑:龙

admin恐怖惊悚2021-10-09 10:49:4418标签掉牙

俗话说:身体亲肤。牙齿算父母吗?我觉得应该是。当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父母会给孩子应有的一切,但只是迟早的事。在孩子的基因里,父母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包括牙齿。它几乎伴随着人的一生,让他们品尝生活的各种味道——。

牙齿在婴儿期开始生长,这是生命的初始阶段;牙齿起死回生,也就是换牙,是一个轰轰烈烈的童年和青春期。经历了青春和成熟,生命之树充满了活力。在随后的几年里,牙齿一颗接一颗地掉了出来,它们不再长了,生命之树不再茂盛了,人也逐渐衰老了。

母亲的生命树提前衰老。32岁时,她掉了第一颗牙,再也长不出来了。之后,她的牙齿满嘴枯如秋风扫落叶。回首往事,那是多么凄凉的一幕啊!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中国经济还相当落后,农民主要的家庭收入主要靠养猪。但养猪数量并不是太多,一般一个家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经济还相当落后,农民的主要家庭收入主要靠养猪。但猪的数量不算太多,一般一家一口。

庭不过养一两头而已。想想看,那时刚刚实行土地承包制,农民才勉强解决了温饱问题,哪有多余的粮食用于养猪?养猪的饲料多半是涮锅水掺上米糠、麸皮和野菜什么的,算是粗放式饲养。所以生猪出栏得大半年左右。而且那时养猪大都是圈养,不仅如此,还要将猪脖子上套上绳,拴在圈内木桩上。不然的话,饿得近乎发狂的猪一旦拱开圈门,窜进谁家菜园或庄稼地里,麻烦可就大了。

有一次,我们家的一头猪莫名其妙地拱起猪圈,挣脱了拴在它身上的木桩。妈妈及时发现,赶紧把猪拖回来,想把它绑回木桩上。但是绳子的末端打了一个死结,解不开。无奈之下,妈妈用牙齿咬开了又脏又臭的结。谁知道,一只不安分的猪一使劲,就拽掉了妈妈的一颗门牙。顿时,母亲的嘴角鲜血喷涌。我无法想象当时母亲承受了怎样令人心碎的痛苦。不算,连我嘴里的其他牙齿都松了。现在我常常后悔地想,如果妈妈去医院看一看,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固定松动的牙齿,吃点药,消除炎症,挂点吊水,就不会造成后来的悲惨局面了。

过了十几年,我妈的牙渐渐掉了。最后两个被从医院带走了。我妈告诉我,我拔牙齿的时候,因为晕倒,休克了两个多小时。当她拔牙回来时,她正在炉子上忙碌着。我在灶下生火,抬头一看,我妈的整个嘴巴完全扁了。她才四十多岁,突然就老得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得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来了。我惊呆了。她是中年人。她怎么老得这么快真的让我无法接受。我偷偷躲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痛哭。

很快,我带着妈妈去县城镶了一颗假牙。一开始我妈拒绝了,说是怎么奸淫人的身体。其实她是舍不得花钱的。我说,你才四十多岁,没有牙齿。你将来会做什么?我妈犹豫了一会儿,想了想,然后跟着我。

如果说妈妈掉牙让我伤心心碎,但女儿掉牙让我感到欣慰。

一天,我下班回家,五岁的女儿哭着跑过来。这真是一场灾难。原来她的一颗牙齿光荣地掉了下来,流了几滴血,吓得她仿佛世界末日到了。我告诉她,孩子掉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说明发育正常。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所以不足为奇。也许我的道理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有点深奥。她一脸疑惑地问我,什么是新陈代谢?我告诉她你长大后会知道的。我为女儿珍惜这颗乳牙,留下了她成长的甜蜜记忆。也许这段记忆值得永远珍惜和回忆。

但是,我去年掉了一颗牙,真的让我觉得有点突然,有点难过,有点不知所措。有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一颗混在米饭里的砂岩不知怎么卡在了我的右牙槽里,我措手不及。只听见“咔嚓”的一声,牙齿沿着凹槽从里到外裂成了整齐的两半,血流如注,让我想撞墙。从那以后,这颗牙松动了。我以为要一段时间才能摆脱炎症,就去医院修了。但是受伤的牙齿辜负了期望,就这样一头雾水的掉了下来,让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我手里拿着这颗牙,一遍又一遍地研究,仿佛在欣赏一件珍贵的宝物。其实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它陪伴了我40多年。吃了很多苦,尝了很多甜,比我妈的牙幸运多了。

我想,我得赶紧镶个牙,把不是缺陷的缺陷补上。毕竟我还年轻,所以很多东西都要趁着年轻好好珍惜。

作者简介

李龙,男,1966年生,安徽霍邱县人,大学文化,1986年参加工作,长期从事语文教学、教学研究和文学创作,出版文学作品数百部,著有诗集《诗意的生活》(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他是安徽省诗歌学会会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