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尝又不是爱过发布:刀笔先生

图书馆关门前,我睁大眼睛,在晚霞中睡了一半。

她留着短发,白色t恤,短牛仔,背着一个似乎被贴上了中学标签的书包,也是青春的她。那时的我有多喜欢你,在和你一样的匆忙和恐慌中,我总觉得周围的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我想在完全离开视线之前假装成熟和稳重,但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僵硬和呆板。

她在书架的巷道里走来走去,拿起许多书,又放回去许多次,就像你选择了我,离开我去做决定一样,皱着眉头,纠结是拿起来还是放下。

然而,这一切都在中间。

好奇自己喜欢看什么样的书,她忍不住默默走近每一个走近的书架,翻开每一本书。

是的,像你这样天真又悲伤的女孩,如果你不读《安妮宝贝的t.a》和《不眠的空气》,如果你不读《七中提琴》里的《尘埃之歌》和《平圣欢》,你能读什么?

很多次我试着走过,问图书馆的wifi密码,或者借铅笔,但还是觉得还是隔空默默看比较好。

远远地看着它,为什么不爱它?

远远的看着,虽然她不知道我的过去,但也不妨碍我祝福她未来。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有故事有结局?

真希望几年前,你只是默默的看着我,我只是远远的看着你。你没有问我那个数学题,我也没有给你列出那个公式,没有故事,没有后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偶尔想念对方的时候,还会像以前一样想着对方的美丽吗?

后来你说相遇是缘分,明知道对方错了,与其说错过不如说错过。如果错过了,你会为自己的遗憾感到遗憾,而不是定义为打扰对方的生活,从此怀恨在心。

我在长沙两个月了,明天应该回重庆。

我留意着周围的点点滴滴,图书的陈列,座椅的摆放,窗外的汽笛,她的刘海和帆布鞋……和我来的时候并没有

我关注身边的点点滴滴,书籍的摆放,座椅的摆放,窗外的哨声,她的刘海和帆布鞋……,这些我来的时候都没有。

什么不一样。原来离别从来都是自己的,世界并不参与每个个体的任何一场悲伤。

经历了这么多离别,这只是万里挑一。而这份珍贵,更不允许触碰。

我收拾好东西,坐在椅子上,藏起来,看着那个我再也见不到的女孩。

该走了……

走出图书馆,驻足片刻,轻叹,两个月好快,明天这个时候我就在重庆了。

“您好,请稍候!”

于是礼貌的声音从图书馆里追了出来,温柔,委婉,像风一样低语,听得见,又紧张。如果不是她,还会是谁?

你在给我打电话吗?

“你好,这张长沙到重庆的机票是你掉的吗?”

是的,我掉了。我应该拍下来,礼貌的说谢谢,然后问她能不能留个电话号码或者QQ,以后联系。

她胆怯地脸红了,她的眼睛是如此渴望和兴奋,她一定希望听到它。是的,我掉了。就像那年,你拿着一道数学题问我,这道题你会做吗?我都没看。我想都没想。我只是说我会做!

路过的人那么多,又有多少人能错过彼此?能够想念对方,不是爱,也不是爱。

我笑着看着她,简单地回答:“哦,我没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