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水竹,创作者:张友明

因为生病住院,每天都想念办公室生病的水竹。

这病水竹是办公室盆景女同事专门从花市买的,落在我身上当护理任务。我第一次买的时候,它没有生病,郁郁葱葱,绿油油的,外国人看到它,一定会“啧啧,啧”赞。就连我这个不喜欢盆景的人,也经常在它面前徘徊…。因此,我

后来时间长了,大家渐渐习惯了,好评变得稀少。此外,由于懒惰,我很少梳理我的树枝,它在寒冷中变得憔悴,最终生下许多黄叶。

看到长期无人问津,黄女士浇水后偶尔光顾她的盆景。就这样,每一天,水竹都变成了患病的水竹:底部腐烂,树枝干枯,叶子发黄,顶部萎蔫……有一天,当我突然发现水竹的这种病态,我才惊觉其实,从水竹第一次进入我生活的那一刻起,我就意识到它有了现在的命运。因为,我不知道保养的方法,更糟糕的是,我缺乏照顾好水竹的耐心和毅力。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推卸杀水竹的责任。相反,我在深深地自责:原来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懂得生活的滋味,珍惜生命的人。水竹虽然没有人性,但也有生命。任何生命的存在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任何杀害生命的行为都是终极犯罪。而且我没有让它保护和照顾好自己,这是很大的犯罪。

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准备每天给它浇水,希望用自己的真心去感动上帝,用上帝的力量去祝福它。刚开始浇水的时候,办公室的胡女士说:“现在你终于有怜悯之心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刘女士也说:救不了。它“死了。”他们说他们的,我还是每天浇水,直到住院前一天。然而,患病的茭白仍在一天天死去。从医院回到办公室,发现已经是绝症了。

尽管如此,我心依旧。于是女同事们都笑我是病傻了,我却笑而不语、听而不止。其实,她们哪能理解那一刻我的心呢?我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赎回自己扼杀水竹的罪过,但更重要的是给自己的生命浇水。在住院的日子里,使我有时间重新去认识、思考这病水竹:它来时如翠,充满生机和活力,后来,在人们的冷落中成了“病”水竹及至死去,不要以为它的软弱,顽强抵不过卑微的小草,它本身就是一种人为的生命,它需要人们的呵护,生命中唯一的闪光点就是等待,等待人们的呵护,然后在人们的呵护中回报以美景。它真的是不在等待中闪烁,就在等待中死

即便如此,我的心依然如故。所以我的女同事都笑我病了,我却笑得一声不吭,听着。其实他们怎么会懂我那一刻的心呢?我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赎我杀水竹的罪,但更重要的是,是为了浇灌我自己的生命。住院期间,我有时间重新认识和思考这个病,水竹:它来的时候绿得像绿色一样,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后来在人们的忽视中变成了“生病”水竹而死。不要以为它的软弱和坚韧配不上卑微的小草。它本身就是一个人工生命,需要人们的关心。等的时候真的不眨眼,等的时候就死了。

亡,谁说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等待不是一种执着呢?回顾自己以往的经历,颇有几分似这病水竹。我出生卑微,注定先天没有任何优越,只得依靠后天的等待,在等待中发光、耀眼。所不同的是现在水竹已死去而我还活着,它已没有了等待,我依然在等待,所以,我给死去的水竹浇水实是给自己浇水。只是我虽然欣赏水竹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执着,但我觉得这种代价毕竟太沉重,我愿意在等待中活着,而不愿在永远的等待中死去。作为人,我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为自己浇水,让自己的事业与生命永远青翠。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念生病的茭白,还在给它浇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