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情.风下灯网络写手:唐方权

风,轻轻地吹着;月,照得很清楚;叶,跳得很轻柔。

每隔半个月,我总喜欢仰望天空,在烟雾弥漫的夜空中寻找月亮。看着冰冷明亮的那份,让我觉得自己像一朵浮尘,一株浮萍。

那时,我靠在长廊上,在黑暗中安慰自己。那时,那月在高高的天空,我在这个孤独的角落。角落很安静。在遥远的日子里,人在天涯,水在歌唱,风在轻轻飘荡,叶在轻轻舞动。

八月的月亮又圆又亮又清。远远地看着娇小而寒冷的它,在天空中闪闪发光,却又斜倚着城市的夜空。否则,当你看着袁野时,就会有一种不同的空灵和崇高的味道。

天空像一个幽蓝的湖,闪着鳞片,层层叠叠。像一片片淡绿色的浮萍,一朵朵漂浮在上面。月亮在鳞的微光中闪耀,映在浮萍上。它似乎在水心深处,但很远。浩的光芒如水般倾泻,在苍茫的天地中摇曳。夜是如此的深远,天地是如此的苍茫,物是如此的温柔迷离,心忽然觉得苍茫而感动。

转过身,四处看看。目前是高大挺拔飘逸的棕榈,叶核摇曳,绿意盎然。臭水沟里的水汩汩流淌,像是每晚都在哭泣。现在是明黄色的路灯。地上路灯的朦胧魅力,是那孤独斑驳的影子。环顾四周,一排排建筑物的窗户反射出的微光照亮了夜晚。夜空中,娱乐的喧闹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漂浮在城市上空的烟雾和噪音蔓延开来。展现城市的魅力,展现城市的孤独和雾霾。

夜晚,安静。有多少人能享受到月的柔情?也许失意的人在哪个阳台举起酒杯对着月亮,也许失落的人在哪个角落遥远的月亮里哭泣,也许热情的人在和月亮、海神聊天,也许孤独的人在向往月亮。月亮的纯净明亮独自在光里冥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灵魂?是月下孤独的灵魂吗?是野外的游魂吗?

如果是的话,我羡慕那月孤独的灵魂,在野外游荡。那时的那月,那个人是完整的,月亮是鬼魂,冷漠而孤独,冷漠而富有同情心,天真而沧桑。在微风和云朵的呼唤中,在那月的依赖中。夜晚会更深刻更深远,月会更深刻更贴心更安静,灵魂会更孤独更充实,身体会更空灵更轻松,感觉会更细腻更温柔。

无羁的是月下苍穹下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的神魂。那时,明月在天,人在地,物在外。天清地廓,心逸身飘。沉重亦成为一种慵懒,忧伤亦成为一种恬静,失意亦成为一种惬意,愉悦亦成一种宁静。岚霭葳蕤,万物杳匿,情思悱恻

无拘无束的是月亮和天空下所有有形和无形事物的魅力。那时,明月在天上,人在地上,物在外面。天空晴朗,心飘走。沉重也变成一种懒惰,悲伤也变成一种宁静,挫折也变成一种安慰,而愉悦也变成一种宁静。阴霾很渺茫,一切都失去了,感情很难过。

,神游四海。做那月个孤魂也是一种惟美,又何不做那一回聊斋里的月狐幽魂呢?

心永远在遥远的城市之外,心永远在遥远的荒山野岭之中,爱永远在温柔的山川之间,爱永远在苍茫的地平线之外。我问自己,我的生活,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将如何继续?没有了生活的根基,似乎就是一株没有情趣的枯树,没有了无拘无束的感情,似乎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在我跌跌撞撞的孤独感受中,有什么值得执着追求?问遍了天空,倚遍了月亮,我只能感到失望和惆怅。

月亮很亮,天空很广阔,我的心在深夜隐隐约约,问着天空,喃喃自语着不悲伤的悲伤。有多迷人?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就让微风,就让明月带我离开,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突兀又让人迷惑的世界。那时候,也许我就不会再有这些飘渺的、全被吓破胆的悲苦感觉了,也可能我不再是那个月里那个昏昏的人,不再是那个静夜里那个可怜兮兮的人。

望着月亮,紧紧抓住那洒了我一腔的柔软而遥远的感情。似乎那才是真正的我。而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多少可怜又可爱的人邀请月亮来放松?

月亮在远方,照耀在远方,人在月下,星星在等待。

月亮安静孤独,人也安静孤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