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与子乱小说

“啊,你听说了吗?昨夜殿下和王公主被太后留在宫中,睡了一夜。”

“不仅如此,今天早上殿下离开水榭时,她还捂着腰走路。公主真勇敢!”

“听说王皓昨晚晕过去了。奶妈今天早上给她打电话时,她仍然痛苦地大叫。殿下真是不懂喜玉。”

……

听到政府里女仆的嗡嗡声,叶蓁说他很困惑。

她对萧静宜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不是她踢了萧静宜一脚,萧静宜帮了她一把?

为什么会产生这个奇怪的谣言?她应该把脸放在哪里?以后要不要纯真?

还有,萧静宜早上离开了她的腰。不就是因为她踢了她一脚摔了一条狗吃屎吗?

和她的勇敢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殿下太虚荣了好吗?

女仆冲过来时,叶蓁很反感:“小姐,主人来了。”

太棒了!送了原主的盲夫之后,还要招待原主不靠谱的父亲。

叶蓁说他很累,叹了口气:“让他进来吧。”

“亲爱的,我父亲没用,这让你很痛苦……”

叶还没到,就和听到了他鬼哭狼嚎的声音。他忍不住又翻了翻白眼。

她拼命忍住揉太阳穴的冲动,招呼她:“爸,你说什么呢,只要你没事就好。”

杨叶现在四五十岁,看起来像个胖乎乎的球,因为他平时养尊处优,保养得很好。

看到叶蓁不仅没有责备他,反而安慰了他,杨叶更加感激了:“我向你保证,我将来会经营一家好企业。”

叶蓁忍不住在心里呕吐。按照原来的设定,这个杨叶可以说是靠谱的,母猪会爬树。

否则,主人不会活得这么惨,叶家也不会这么快落入叶辉手中。

然而,在最初的设定中,杨叶爱她的女儿是真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叶蓁只相信他。

拉着坐下,却小心翼翼地问:“既然我们在叶家出事了,没有责怪你吧?”

叶想说没有,但又想,现在是跟萧静宜划清界限的好机会。

于是她难过地点点头:“爸,自从我接到你出事的消息,我女儿就急了,所以去找太子求情。不幸的是,王子不在乎挽救他的生命和婚姻,她的女儿不能继续在王宓生活下去……”

“什么?他怎么敢这样对你?”

杨叶非常生气,他立即站了起来,但当他想到自己的现状时,他变得软弱而不知所措。

“你放心,等你处理完家事,一定会让他问清楚的。”

杨叶深情地握着叶蓁的手说:“你是我最喜欢的掌上明珠,我永远不会让你受委屈。”

老实说,虽然她不是最初的主人,但叶蓁看到杨叶对自己如此好,感到非常感动。

感动的时候还是想吐槽——

以杨叶的能力,处理叶佳的事情,估计她已经成了老太太。

叶蓁露出感动的表情说:“我女儿知道爸爸一直最爱我。以爸爸的气质,我绝对不会委屈。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所以,今天女儿来找爸爸,想和你商量点事……”

她试探性地看着杨叶的表情,说道:“女儿,我想离开王子!”

&ld

quo;什么?”

杨叶震惊了,再次站了起来。他半天没反应过来:“和谐,和谐?”

就算是普通人,也是顶破天的事情,更何况还牵扯到了皇室?

他看起来很尴尬,问道:“孩子,你不是很喜欢夜王吗?”

叶蓁拉长了脸问:“爸爸,你以前喜欢王春大厦的女孩,你说你想和她们一起飞,一起变老,但是你也不喜欢她们?你以前喜欢吃醉仙屋的臭豆腐。现在看到臭豆腐就不想吐槽了?”

杨叶:“…”

“爸爸。”

叶蓁又含泪握了握杨叶的手,感慨万千:“我曾经很喜欢夜王,但是过了几天,我突然发现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是爸爸,对我来说最合适的人是爸爸。以后只想孝敬父亲一方。我知道为了女儿的幸福,爸爸一定会同意小京的。

杨叶有些犹豫,但他受到了叶蓁的称赞,他立刻就热血沸腾了。

他大胆而干巴巴地拍了拍胸口:“放心吧!就算你死了,也会想办法让你脱身的。”

“你说……”

正当他们讨论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我该和谁一起走?”

叶蓁吓得一抖,急忙转头看向凉亭后面,果然看见萧静怡站在那里画着一条黑线。

萧静宜阴沉着脸走着,顺手把手放在腰间的剑上,想把它们砍下来。

杨叶大惊,急忙道:“我儿,今日宫中杀气太重。爸爸改天来看你!”

叶蓁:“…”

说好就算是死,也会想办法让他们来往的?

原主的父亲,还能靠点音乐吗?

看到杨叶跑了,叶蓁只能用头皮看着萧静宜,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王业……”

“王皓在睡觉,大王不服帐?”

萧静怡拔出腰间佩剑,插在叶蓁的喉咙里:“现在宫里谣言四起,夜妃很勇敢,会毁了她的国王一夜。她的名誉和清白都被她毁了。现在她穿上裤子想离开她?”

叶蓁:“???"

“你你你……”

她舌头打结,腿吓得几乎软了:“别瞎说!”

“胡说?”

萧静怡冷冷一笑,剑尖再次拾起:“大王腰疼。”

叶蓁:“…”

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个被渣男抛弃并哭诉责任的怨妇呢?

“陛下。”

停顿了一下,叶蓁决定告诉他,他不喜欢男女仆人。当他看到报告中的年轻英雄时,他动了心。现在他清楚的知道,臣妾都是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值得举报。此外,还有一点更重要..."

她看了一眼站在萧静宜身后的楚廖,梨花正下着雨。“你刚才说的话,你姐姐都听到了。王子不应该拿剑指着男女仆人推卸责任,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向妹妹解释宫里的事情……”
楚怜此时真应了她的名字,楚楚可怜地抬起小脸,眼神凄楚中又带着希冀,“王爷,怜儿知道宫中那些都是谣言。怜儿知道王爷并不喜欢王妃,若不是当年王妃父亲……,王爷也不会为了报恩……”

楚怜这知说一半留一半,欲语还休,效果却比全说出来还要好上三分。

叶蓁一看萧景奕脸色,就知道这渣男八成也很认同楚怜的话。

我呸!

这对渣男渣女还真是天生一对。

这种做了婊子还偏偏喜欢立牌坊的作为,也就这对狗男女还能做得理所当然了。

叶蓁扬起假笑,“怜儿妹妹说得实在是太对了,王爷英勇无比,在战场上都是杀人无数的大英雄,区区春药而已……”

叶蓁说到一半,假装刚才是失了语,不小心说出来一样捂住嘴,做出一幅生怕萧景奕一言不合就提剑杀了她的惊恐样子。

楚怜脸色稍变,一幅担心的样子,“王爷,您,您那晚真的……”

其实理智告诉她,王爷应该不会如叶蓁所说中了春药,可宫里传得有鼻子有眼,连那晚王爷和叶蓁何时熄灯,何时要水都传得清清楚楚。

楚怜只要想起她听到的谣言,思想就会不由片主的动摇起来。

这会儿她真的很希望能从萧景奕嘴里听到否定的话语。

萧景奕还没开口,楚怜又做出一幅理解的样子来,“不过,那种情况下,又有太后在,如果王爷真的不小心中了春药,也是有情可原的,怜儿是能够理解的。”

萧景奕皱起眉头,楚怜说的话他都能听得懂,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刚想开口否认,楚怜就又抬起小脸,十分认真懂事的样子,“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更何况王爷龙章凤姿,本就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的。在怜儿心中,不管王爷做出什么决定,都还是怜儿心中那个绝世英雄。”

萧景奕:“……”

“怜儿,你在说什么?我跟叶蓁,你怎么也信了那些谣言,那晚太后是在酒里下了春药,但是……”

萧景奕话还没说完,楚怜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虽然之前她百般为萧景奕解释,可如今真从他嘴里听出如谣言一样的事实,仍让她感到无比心痛。

王爷怎么能跟叶蓁做出那种事来?

明明两人婚后势同水火,王爷也从未同叶蓁圆过房,而叶蓁不过是一介弱女子而已,若王爷真要拒绝,她不绝得会让叶蓁得逞,即便是那种情况下,王爷也可以把叶蓁打晕啊。

看到楚怜的样子,萧景奕无奈,“怜儿,你不要想多了,虽然叶蓁喝了那酒……”

楚怜猛地抬起头,伸出小手捂住萧景奕的嘴,连连摇头,“王爷,你别说了,怜儿都明白,真的。只要王爷好好的,怜儿什么都愿意去做。”

萧景奕:“……”

他一头雾水,一回头就看到正在偷笑的叶蓁,胸口那股憋着的气顿时找到了出口,“叶蓁,你还有脸笑,你快来同怜儿解释下那晚的事!”

见此,楚怜本来泪眼朦胧的眸子顿时些许暗淡了几分,王爷对叶蓁果然不同以往了,以前王爷向来都是拿着剑指着叶蓁说话的,如今王爷居然也能好声好气的跟叶蓁说话了,难道男人只要跟女人上了床,那个女人就会变得与众不同?

叶蓁装模做样的咳了两声,刚想开口再来一趟火上加油。

楚怜就捂着脸,一幅伤心欲绝的样子,“王爷,不用任何人解释,怜儿都明白的。”

说完,她就哭着跑远了。

只留下萧景奕和叶蓁两人在花园里面面相觑。

萧景奕看着叶蓁无辜的眼神,恼羞成怒,“叶蓁,你果然就是个祸害!”

说完,他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叶蓁对天翻了个好大的白眼。

那位楚怜小白莲也真是绝了,明明他们两人压根就没发生任何事,可在楚怜嘴里,好像她跟萧景奕连孩子都生了。

这脑袋瓜子生在这年代,真是浪费了。

不过想起原著中楚怜对原主的诸多陷害,叶蓁是一点也不敢轻视这位动不动就眼泪长流的楚白莲。

她又想起,自己那位耳根软,欺软怕硬的亲爹长,不由长叹。

有这么位爹,想通过正常手段跟萧景奕和离,恐怕不是件太现实的事。

看样子,想要安安生生地和萧景奕和离,还是离不开楚怜这朵小白莲的助功呢。

日子就在这种奇异而又和谐的气氛下过了好几天。

宫中的太后一直把那天叶蓁说的话放在了心里,自从叶蓁他们离开皇宫后,她就把为楚怜的婚事列上了行程。

对于太后这个年纪的老太太来说,对于做媒是相当相当的有激情的。

对于楚怜,太后也是真心喜爱的。

所以,这几日来,她就让皇帝把这朝中未婚适龄的好男儿都列举了出来,又让画师给每个人画了幅画像,并且派人仔细打听了这些人的喜好性格。

最后能留在太后名单里的人就算不是万里挑一,那也是百里挑一啊!

太后这边名单一定下来,就召楚怜进了宫。

原本楚怜对于太后召她进宫还是万分欣喜的,可在看到太后让人递到她手上的画册时,她就有些懵了。

楚怜相当聪明,瞬间就想到了那天在宫里太后说的那些话。

她不由更加恨起叶蓁来。

若非叶蓁画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漫画,又在太后面前胡说八道,太后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太后那么喜欢她,而王爷也喜欢她,若非有叶蓁,迟早有一天她会嫁给王爷的。

楚怜在心中把叶蓁左左右右骂了十七八遍,耳边是太后慈祥却让她感觉难受的话。

“怜儿,这画册上皆是我朝未婚男儿,哀家已经仔细挑过了一遍,那些歪瓜裂枣配不上你的,都给去掉了,剩下这些,任何一个,都是大有作为的好男儿,你看看,你比较中意哪个,说出来,哀家替你赐婚。”

太后这话相当的有诚意。

能得当朝太后赐婚,那是相当的风光。

可楚怜,却只感觉心中一片凄凉。

太后明明已经知道她喜欢王爷,为何不能将她赐给王爷呢?
看出楚怜的不情不愿,太后的脸就板了起来:“怜儿,既然你挑不出喜欢的,那就由哀家做主,这画册里的都是好男儿,那就安排一下,让你与他们偷偷见上一面,这么多好男儿,相信怜儿总能挑出一个合眼缘的。”

向来独断专行的太后发了话,楚怜心中再有不愿,也只能忍下。

几日后的一个下午,从军营赶回城的当朝大将军贺云山去他常去的一家饭馆吃饭,骑马经过时,在与饭馆在同一条街上的一家茶馆看到了楚怜。

他顿时停了马,兴奋地冲进了茶馆。

“怜儿妹妹,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你?你吃饭没?我请你吃饭吧,就去新开的那家太上居,听说这家太上居的烤鸭现在是京城一绝,许多人排着队都要去吃上一次呢。正好,前几天我都已经预约了一个位置,正想着请怜儿妹妹一起去呢。这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就在这儿碰上了怜儿妹妹,我们可真是太有缘了。”

楚怜看着贺云山年轻英俊的脸,想着若是王爷对她也这样该多好,她心底不耐,脸上却扬起一抹强装的笑容,“贺将军说笑了,楚怜不敢当。楚怜在这儿谢谢贺将军了,这次就算了,怜儿已经用过晚餐,还请贺将军去品尝这京城一绝吧,别浪费了那个好不容易约到的位置。”

贺云山看着楚怜一幅强颜欢笑,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生气地说道,“怜儿妹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替你教训他!”

楚怜小脸尖尖,一幅强忍委屈的模样,“没有人欺负我,我如今住在夜王府,哪有人敢欺负我……”

楚怜的丫环一幅看不过去的样子,义愤填膺的开口,撇撇嘴替自家小姐叫屈,“我家小姐那么善良,除了那个夜王妃,还会有谁会欺负我家小姐!”

贺云山一拍桌子,怒道:“我就知道,肯定又是那个叶蓁!自从这个叶蓁进了夜王府,就处处对怜儿妹妹使坏,夜王也真是,这么个恶毒的女人,早就该休了才是!”

楚怜替萧景奕分辨,“王爷这也是没办法,这可是赐婚,再说当初叶家也帮了王爷好大的忙,王爷若真是休了叶蓁,就会被人说成忘恩负义之人。”

贺云山坐了下来,一幅愁容,“那该怎么办啊,要不然我去揍她一顿,警告她以后不能欺负你!

贺云山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好,站起身就要去实施。

楚怜心里呕得要死,这个贺云山白长了一幅精明样子,这脑袋怎么就跟榆木疙瘩一样不转圈呢。

她拦住贺云山,仍是满脸愁容,“贺将军,那叶蓁再怎么不好,也是一名弱女子,若是劳贺将军对她动了手,这对贺将军的名声肯定会有不利。”

贺云山目光烁烁地盯着楚怜,“为了怜妹妹,我不怕!”

我怕!

我还怕你真打了她,这叶蓁趁机彻底赖在王爷身边不离开了呢。

楚怜劝他,“将军还请三思,若将军真动了手,不光将军名声有损,恐怕怜儿也会……”

贺云山想了想,确实,如果他从这儿出去就去找叶蓁的麻烦,明眼人一想就会觉得肯定是怜妹妹对他说了什么叶蓁的坏话,他才会去找叶蓁的麻烦。

这样肯定会连累到怜妹妹的。

嗯,那他就再等两天,等这些健忘的人们忘记他曾和怜妹妹在这里见过面的事情后,再去找叶蓁的麻烦。

那时,不管叶蓁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人再往怜妹妹身上想了。

自以为想了个完美主意的贺云山一拍手,又邀请起来,“既然这样,我就听怜妹妹的,先不去找叶蓁的麻烦,不过若是有下次,我定不会饶了她!怜妹妹,既然你不愿与我同去太上居用餐,这会儿天色已晚,就让我送怜妹妹回府吧?”

从贺云山脸上,楚怜已经看清他的心思,这趟出门的主要目的楚怜已经达到,这会儿她就顺水推舟了答应了贺云山送她回去的提议。

一听楚怜答应了下来,贺云山欣喜若狂。

他心中不禁想到,既然怜妹妹肯答应让他送她,是不是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点喜欢他了呢?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就让贺云山乐得几乎脚不沾地。

而楚怜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下很是看不起贺云山。

贺云山这个样子,哪有一点大将军的样子,也就王爷那种英气勃发、气宇轩昂的人才配得上大将军这个称号。

如今在身在后宅就把生意做得风声水起的叶蓁忽然想起原著剧情中一个情节。

当朝大将军贺云山十分喜欢楚怜,有时仅仅是为了楚怜的一句话或是一滴眼泪,就把原主折磨得生不如死,还有口难言。

她想起这些,想着既然贺云山那么喜欢楚怜,为了楚怜的一个笑容,堂堂一个将军甘当一只舔狗,忽然就觉得能把这两人凑到一起也是个绝妙的主意。

既然贺云山总觉得她叶蓁在害楚怜,那她就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抱得美人,想必这样,把楚怜跟贺云山锁到一块,他就不会再因为楚怜的三言两语,对她出手了吧?

这两人要真在一块了,贺云山还能三不五时得被楚怜挑拨地对她出手,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下一本就要出本《恶毒大将军和善妒白莲花三二事》的漫画了。

想必,应该也会大火。

叶蓁略有遗憾地咂咂嘴,哎,为了小命着想,这笔钱还是不能赚啊。

原著剧情里写道,贺云山为了给楚怜出气,会在三日后原主去书局的路上绑了原主,给原主套了麻袋。

叶蓁光是想着,就觉得疼。

不行,虽然她是打定主意要帮贺云山完成他的愿望,但她绝对不愿自己白挨这顿打。

既然原著里有过这段描写,那就说明贺云山此时肯定已经生了这种心思。

她叶蓁什么都愿意吃,就是不愿意吃亏,既然是贺云山先生出这种坏念头,那就不要怪她稍稍伸伸小手了。

“王妃,您要的红豆糕做好了,您这是去哪儿啊?”

叶蓁的贴身大丫环正好端着新鲜出炉的红豆糕过来,却正好看到叶蓁回房的背影,她不解地问道。

叶蓁犹豫了一下,仍然摆了摆手,忍痛说道,“我不想吃了,你们分了吧。”

哎呀呀,贺云山,你可又欠我一份红豆糕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