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那你难道从来没想过,以沈芸的身家背景,为什么霍家兴非要娶她?”霍锦帆忽然间问了个问题,让李和玉忽然间愣住。

霍锦帆勾滣,“霍家兴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如果不是这女人来路实在奇特,他怎么会把她娶回家。”

李和玉反倒是被自己儿子这句话吸引去了心神,但是她还是觉着有些不对,“说不定就是个狐媚子,那霍家兴和你一样被迷了心智。”

“你别忘了,她的第一次是我的。”霍锦帆淡淡的一句话便驳斥了李和玉的自言自语。

李和玉沉默了下来,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她站起身来推开门看了几眼,确定沈芸不在外面后,这才低声问:“霍家不缺财不缺权,霍家兴能想要什么。”

霍锦帆别的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点了一句,“她是沐湘的女儿。”

“沐湘?!”李和玉突然间抬高了声音,甚至惊诧的站起身来,但是慢慢的她又坐了回去,似是恍悟的感慨了一句,“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霍家兴那小子的心态了。”

“嗯。”霍锦帆双眸微微一眯,“所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李和玉见儿子还躺在床上,不觉笑了笑说:“我儿子一向有分寸我太了解了,不过提醒你一句,你可以和她来往,但是北苑那地方还是别让她待了,那里那么多贵重东西,我看不上这个女人,她母亲也是个小偷。”

“嗯。我有点累,想睡一会。你让她上来陪我。”霍锦帆冷冷的交代了句,旋即浅浅合上眸子。

李和玉见霍锦帆不想再说话,便回应了句,“好,我和她还有几句话要说。”

说完后,李和玉便悠然转身,踏出了房门。楼下那个叫沈芸的女人正局促的坐在沙发角落里,见李和玉下楼后,慌忙站起,小声的解释,“太太,我等四爷的病好了,就会自己离开,您千万别误会。”

李和玉闲庭漫步的走到沈芸面前,傲然的睥睨着这个娇小的女人,她自是在这沈芸脸上看不出半点狐媚妖娆的气息,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是来自于女人天生的直觉,她轻轻哼了句,“你倒是挺关心我

儿子。”

“我没……”

“你和我儿子怎样我不会过问。”李和玉说了一句让沈芸颇为意外的话,这让她好半天不知道如何回应。

但是李和玉补充了一句,却令她震惊的回不过神来,“但是我不许你告诉他,霍霍成贤是他的儿子。”

沈芸的脸瞬间变得煞白起来,她以为这件事只有霍家兴和沈媛夫妇清楚,却没想到李和玉居然也很明了。

但是李和玉既然知道霍成贤是她的孙子,为什么不肯认?

其实沈芸一开始也没打算和霍锦帆说,她是想等一个成熟的时机再告诉霍锦帆,霍成贤其实是他的儿子,可眼下李和玉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反而令沈芸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觉着委屈?我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过如此,何况是孙子。”李和玉哼了声,“当年你就不应该生下这个孩子!你知道不知道霍家内部也很复杂,霍三家为什么到现在愿意养着霍成贤,是因为他们想用来要挟锦帆和我。”

沈芸垂着头没有说话,隔了片刻后她握紧拳头,轻声说:“我从来没打算告诉四爷这件事。你放心好了,霍成贤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我会自己想办法要回来。”

“我相信你是个识时务的女人。”李和玉眼瞧着是要离开的架势,“如果到那一天,我希望你能咬死别承认。因为我不会认。”

李和玉倒是走了,没怎么为难她,可是关于霍成贤的事情在沈芸心里掀起不小的波澜,虽然她不清楚李和玉是怎么知道霍成贤的事情,想起李和玉那双厉害的眸子,她就有些后怕。

这果然是个自私的长辈,可是如果她不自私,或许就没办法做到霍令爵的第六任夫人,甚至能完胜其他五位,可见其本身就已经经历千锤百炼,比谁都看淡亲情。

我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过如此,何况是孙子沈芸相信她说的这句。

霍锦帆现在还躺在上面生病发烧,如果是一般的母亲,怎么会只顾着教训,却对霍锦帆的病情不闻不问。

她把霍成贤的事情隐瞒了这么久,也没有必须要让霍锦帆知道,沈芸舒了口气,又走回楼上去。

霍锦帆闭着眼睛在睡觉,沈芸过去后把杯子里的凉水换成热水,又伸出手背来试探了下霍锦帆头上的温度,见已经退烧了这才放下心,摸着旁边的小凳子坐下。

看李和玉那个状态,沈芸都觉着霍锦帆有些可怜,也不晓得为什么,看着霍锦帆的眼神都温柔了几分。

她想起上次他抱着霍成贤时候的状态,那分明就是父子两。哪怕一年见不上几回又怎样,霍成贤和他真的很亲热。

可惜霍锦帆这辈子都未必会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个儿子。

想到这里,沈芸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她的手忽然间被握住,沈芸奇怪的看向霍千麟,他微微张着那双眸子,低声说了句:“让你做保姆,有些屈才。明天去公司报道,我给你安排了工作。”

沈芸的眼神陡然间亮了,她有些雀跃而不敢置信的站起身,“真、真的嘛?”

不过转而她又有点失望的松垮下肩膀,“不过我没身份证,办不了入职。”

“公司是我做主,已经和财务打过招呼,交一份简历,每个月的工资以现金的方式提。”霍锦帆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倦怠,显然他那病还没有好全。

“好,谢谢四爷。”沈芸绽开一丝甜甜的笑颜,“等你的病好了我就过去报道。”

“我没事了。”霍锦帆揉了揉太阳穴,缓缓坐起身来,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地,沈芸赶紧上前扶他,霍锦帆瞥了她一眼,才淡淡的说:“北苑那边你先搬出来,公司会给安排宿舍,一会袁泉会过来接你,帮你办手续。”

沈芸愣了下,虽然霍锦帆安排好工作,可也说明了她要和霍锦帆划清界限,不过这或许也如了她的愿,虽然莫名还是有些失落,可最后也还是高兴的应承下来。
袁泉来接她的时候,后面还有个跟屁虫何菲菲,据说要一起办理入职手续。袁泉还小声吐槽她,感情钓了半天的金龟婿,最后还是钓回到霍锦帆身上。

何菲菲为了自己的颜面回应着,“我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唔唔,蹭了你的光。”

何菲菲索性还和沈芸申请了同住宿舍,从黎婆婆那搬了出来,谁让那边有个她也讨厌的黎邵谊。

霍锦帆的这家公司是专门生产仿古工艺品的,大量出口海外,在国内的市场也非常好。沈芸过去的主要工作是做设计师,这是好听的现代名号,既然是做仿古工艺品,少不了需要勾画一些作品上的纹饰,而这些纹饰般般需要些有经验的画师来做。

而何菲菲因为没这专业技能,工作就是策划,比如每天看看最近有哪些要点新闻,老外们迷恋哪些中国的工艺品,国内又有什么好东西出土要不要仿制,然后将这些集合起来做策划报告,递交给公司审核,实际落实就是沈芸那个部门的事情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把行李搬到宿舍里,何菲菲在这房子里环视半天,啧啧称奇,“别说,霍锦帆对你真是不错,我听说别的员工的宿舍都是大通间,六个人住两室一厅什么的,我又蹭了你的光,住上一室一厅了。”

这一室一厅里配着简单的家具,但是生活上的一些用度都已经齐全,卧室里分左右放着两张单人床,听说还是袁泉跑去办的。

沈芸还满喜欢这个地方的,至少比北苑那边更像个温馨的小家。

她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挂在衣柜里,正好触碰到装着自己出狱后各种文件的文件夹,再联想起今天入职时候那财务的奇怪眼神,不由皱了下眉,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户口和身份证的事情办妥,总不能一辈子依靠霍锦帆,说不定哪天他就厌烦她了。

何菲菲不着急收拾,直接躺在糅阮的单人床-上,蹭着枕头说:“哎呀你不知道,今天公司里都在说,你这位空降的设计师有后台有背景。”

“为什么不说你这个策划有背景啊?”沈芸奇怪的皱了皱眉。

“怎么可能是我。”何菲菲托着腮,“你挂职设计师诶,而且还开了公司财务先例,我这小策划一个月工资才多少。”

沈芸只好耸耸鼻子,“这叫术业有专攻。”

“哎听说这只是霍锦帆名下的一家公司,他会不会不经常来啊,要是不经常来你们岂不是没什么机会见面?”何菲菲有点好奇的问。

沈芸想了想,应该暂时没有,毕竟霍锦帆又不是只有这一家公司,他已经对自己仁至义尽。

显然他让她离开北苑,是李和玉的意思。

李和玉还是不愿意他们两个人太多接近,沈芸很明白。

从搬出北苑到现在,已经快一个礼拜,霍锦帆就没有再没有出现过。

“走了走了,收拾完赶紧去公司,说下午两点钟有个会要开。”何菲菲催促着沈芸。

“那是你吧?”沈芸不紧不慢的把衣服挂完,“你和我不是一个部门啊。”

“我忘记了!”何菲菲一股脑翻起身,“我还说你怎么那么不着急,我现在就过去!”

沈芸苦笑着看何菲菲迅速的穿衣穿鞋,不禁摇了摇头,到现在都改不了这毛躁性格。

“你听说了嘛?那位沈设计是公司空降过来的。听说霍总特别要求公司照顾的。”沈芸刚把办公的桌子收拾干净,就听见后面有人在窃窃私语。

她装作没有听见,低下头来继续忙自己的。

忽然间她的手机响了一下,就见何菲菲发了条短信给她,“执行董事要去找你的麻烦!你小心应付着!”

说曹操曹操到,推门进来一位身着米色裙装的女人,瓜子脸柳叶眉,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质,她径直站到沈芸的面前,问:“你就是上面直接派下来的那位沈设计?”

沈芸站起身,微笑着回答:“你好,我叫沈芸。”

“谢依霖。公司的执行董事,霍总不在的时候都是我负责具体的事项。”这个谢依霖说话很简洁有力,上下打量沈芸的时候,明显露出一副看情敌的神态。

不愧是南城女人心中的白月光啊……她不过就是霍锦帆多余安排了下,就被这么敌视的看着。

沈芸轻咳了声,“谢总,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要继续工作了。”

“嗯。”谢依霖低头拿起她画的一张图,上面是工艺瓷器上需要的山水画,这是部门主管刚刚安排过来的,谢依霖扫了一眼后,凉凉的说:“我希望你能尽职尽责的工作,我不可能因为霍总的特别交代,也会对你青眼相看。如果做的不好,那这份工作保不保得住且两说。对了,我看霍总没提试用期的事情,试用期工资是只能付百分之六十,一共三个月,你看有问题么?”

沈芸柔顺的摇了摇头,“没问题。”

“那就”谢依霖勾了下滣,颇为不怀好意的那种冷笑,“加油咯。”

沈芸点点头又坐回到桌前,结果手机震动了下,她瞧见何菲菲发来条消息,“现在登霍公司内网,然后注册你自己的账号,有大消息!”

这个何菲菲,简直就是个八卦小天后。

沈芸顺手打开面前的电脑,正好也要按照主管的要求,把自己的资料给填写到内网上,主管对她还算客气,毕竟她是袁泉那边直接安排过来的,她刚打开内网,就见上面飘红着写了一条:霍总即将莅临公司检查,各部门做好接待准备。

沈芸的手微微颤抖了下,霍锦帆要过来了嘛?

一周没见,她不得不承认是有些想他的,如果不是忙碌的工作,或许根本无法磨灭心中对他的念想。

他应该不是特地为了她,而是工作上的事情。

沈芸想到这里,强自镇定下来,后来索性申请了一个新的MSN,加上何菲菲后回复过去:“你的白月光要来啦?”

“次奥,是你的朱砂痣好嘛?”何菲菲火速回复了句,“你小心谢依霖啊,这女人绝对对霍总不怀好意。”

“孟菁菁都快成未婚妻人选了,你觉着她找我麻烦有什么意义。”沈芸回复。
“她能去找那一个排的名媛们麻烦么?可不就只能找你这小可怜……”

沈芸还没看清楚何菲菲的话,就听见公司里“哗”的一声轻声欢呼,她下意识的抬头,就瞧见霍锦帆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眼睛上还架着一副银边眼镜,遮掩住细长眸子那眼尾处的魅惑之意,他仅仅是扫了这个办公室一眼,就和谢依霖朝着楼上走去。

他被前呼后拥着,被人群簇拥着,那种感觉一下子就将距离拉远了。

沈芸赶紧回过头来,本来公司里的人都在议论她和霍锦帆的关系,甚至还引来谢依霖的注意,她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而且霍锦帆已经给她安排过工作,按理说已经没什么可以交集的地方,毕竟她就是个小员工,对方却是公司的老板。

“哎太帅了……帅的真成我的白月光了……”何菲菲感慨的话又发了过来,沈芸实在是有些想笑。

可能因为霍锦帆那随意的一眼,沈芸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小失落的,哪怕是画画都有那么点走神。

就在沈芸有一笔没一笔的勾画的时候,袁泉忽然间出现在她桌子旁边,敲了敲桌面。

其他人都下意识的朝着沈芸这里看来,谁不知道袁泉是霍锦帆身边的红人,他突然间来找沈芸,可见沈芸果然和霍锦帆有什么不可明说的关系啊……

袁泉有点尴尬,他小声的问沈芸:“沈小姐,你中午打算在哪里吃饭?”

“啊?”沈芸指了指自己带过来的布包,“我带了午饭。”

“太好了。”袁泉几乎是立刻就松了口气,“走走走,跟我一起吃饭去。”

沈芸张了张口,她其实挺想拒绝的,但是袁泉那促狭的眼神不得不让她狐疑的拿出自己的饭盒,小声的问了句:“去食堂么?”

“走啦。”袁泉也不多说,抓着沈芸就走。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了好半天,难不成沈芸实际上是袁泉的朋友?难怪刚才霍总经过的时候看也不看这边,如果是袁泉的关系,霍总照顾下也是应该。

沈芸被袁泉拉到了电梯里,她有点困惑的问对方,“邹特助,到底是什么事情。”

袁泉指了指上头,“上去再说。”

电梯是指向最高层的,明显是霍锦帆的办公室,沈芸紧张的抱住饭盒,她有点不明白袁泉的意思。

袁泉果然又露出一脸红颜祸水的表情,这令她分外茫然。

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着的,袁泉领着她到门外后,才讪笑着问了句,“那个沈小姐,和你商量件事,我已经在楼下食堂定了一些餐,然后你把你这饭盒和我换一下。”

沈芸囧了下,“可是我今天做的很简单。”

袁泉匪夷所思的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啊,总之这一个礼拜,都得麻烦沈小姐了。”

“你的意思是。四爷想吃我做的饭是么。”虽然站在外头没有瞧见对方,沈芸犹豫着确认了句。

“姑且算是吧?”袁泉已经懒得再纠缠这种像小孩子过家家的问题,哦不,像小恋人谈恋爱的问题,伸手就夺过沈芸手里头的饭盒,指着门外侧旁放着的一张办公桌,“沈小姐你就在那里等着就好。”

沈芸皱了下眉,她真心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中午不饿,先下去干活。”

说完她转身就朝着电梯走去,根本不管袁泉在后面是什么表情。

袁泉一头雾水的捧着饭盒,这女人什么意思,居然这点面子都不给嘛?

他非常无奈的回身走进办公室里,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霍锦帆手里夹着根烟,他眯着眼睛维持这动作有些时候,听见袁泉进门,转身问了句:“拿来了?”

“是。是。”袁泉恭敬的把饭盒放在霍锦帆的桌上,“但是今天沈小姐做的有点简单,我给您再喊几道菜?”

“不用了。”霍锦帆随口回答,“她做的就很好。”

袁泉瞄着饭盒半天,心说沈芸能做的多好,比餐厅大厨还好么?让霍四爷惦记了这么久。

“她人呢?在外头。”

“没有。”袁泉尴尬而又小声的回答:“她说中午不饿,就不吃了,要去下面干活。”

霍锦帆挑了下眉,悠然转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声音沉了沉,“你刚才都说什么了。”

袁泉额上渗出些许汗珠,其实像他这种非常懂眼力价的人,应该能猜到沈芸在霍锦帆心里头地位不一样,可是天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喜欢给沈芸使点绊子或者是找点麻烦,大概是打心眼里觉着她配不上霍四爷。

换成那孟菁菁他绝对不敢,可能他这种跟班骨子里头还是有点喜欢恃强凌弱。

袁泉结结巴巴的说:“对不起四爷,这事我没办好。”

“算了。你去食堂亲自买好,送过去给她。”霍锦帆交代。

“是、是。”

……

自打沈芸给袁泉甩了次脸后,这小子总算是变得和气许多,只是后来沈芸每天就会多做一份饭,拿干净的盒子装好带过去,袁泉中午来了就交给他,自己也不跟着上楼去了。

反正霍锦帆也不打算见她,而且仅在这里待一周,她徒劳上去也没意义。

沈芸埋头干活的时候,忽然间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突然听见是霍锦帆的声音,不觉一愣,“四……”

本来想喊四爷,想想这是公司,她规规矩矩的换了个称呼,“霍总。”

霍锦帆简短的说了四个字,“上来一趟。”

沈芸愣了下,眼瞧着今天是最后一天,霍锦帆居然肯见她了?

不过这点她倒是想错了,因为刚推开门进去,就见谢依霖正站在霍锦帆的办公桌前,手里头拿着的正是前几天沈芸刚交过去的勾画作品。

“霍总,谢总,叫我来有什么事。”沈芸在桌前站定,垂眉顺眼的问。

她原本以为自打公司开始流传袁泉和她之间关系暧mei后,这谢依霖就会不找自己麻烦,看来还是她想错了。

谢依霖将手中那几张设计图和一个文件夹递到霍锦帆面前,“霍总,这几份设计图是沈罗小姐做出来的,但是文件夹里是我们策划部提交上来的要求。沈罗小姐没有一副作品是按照策划的要求设计。我也不知道这位小姐到底是哪里请来的高就,但完全不按公司规章和流程来,真的太有问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