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红土地本文投稿:林桂红

就我记忆所及,我妈每天五点起床做早餐,放在饭盒里,然后拿着小板凳匆匆忙忙去地里干活,中午一点才回家吃午饭,下午吃完饭就去地里干活,直到太阳下山,月光照在田间小路上,我妈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这种面朝红土,面朝天空,每天早出晚归的农耕生活,是母亲每天“的作息时间”。小时候村里的叔叔阿姨经常跟我开玩笑,说妈妈在地里累坏了,让我赶紧去看看妈妈。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我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哭着跑着,但我不喜欢母亲用汗水和青春滋润的红色土地。

我总是高着头问妈妈。田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让妈妈每天花很多时间在田里?妈妈总是摸着我的头笑,但一句话也不说。那时候,我才明白妈妈眼里藏着的星光。我只知道我妈妈花在土地上的时间比在家多。为了解惑,我经常陪妈妈下地干活,但还是不知道红色土地的吸引力是什么。除了颜色能让人稍微注意一点之外,一点都不讨喜,但是妈妈坚持在上面挥汗如雨、呕心沥血,她也希望我能继承她对这片红色土地的全部感情,但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原因。

我从未真正关注过这片贫瘠的红色土地,但我清楚地品尝过它孕育的每一个果实。我妈在她的红土地上种甘蔗、红薯、西瓜、菠萝等农作物,我作为受益者,可以轻松地从我妈手里接过每一份满足我胃口的食物,但我对它还是没有太多好感。我不想在红色的土地上流汗。看到夏秋两季的台风轻而易举地卷走、摧毁了母亲半年甚至一年的辛苦,我为她单相思的努力感到心疼,劝她离开红土地,到市场上租个店做点小生意,她却不肯同意。

二十岁那年,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养育我二十年的红色土地。我妈妈在火车站为我送行。怕我到了北方不习惯,她用纸给我包了一小袋红土。民间有一种说法,家乡带来的土壤可以治愈水土不服。我也嘲笑妈妈的无知,拒绝接受。为了不耽误开车,我敷衍了事,往行李里塞了一小袋红土。当我到达北方时,我以为我可以更好地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但最终,我低估了过去20年红土地对我的无声转化。我总是想念馒头和米饭前的油条粥。看着黑色的沃土,其实希望是红色的土壤。我想我被红色的土地附体了,但我想我必须克制它。

我独自一人在北方这片黑土地上闯荡了很多年,闯出了自己的哮天,从一个小卖部售货员到一个店长,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但这种忙碌而失落的生活,总给我留下一种莫名的空虚和没有成就感。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母亲在红色土地上耕耘播种的身影。是一个历经沧桑,没有浮华,愿意回归自我的人物。突然,我好像明白了当年藏在妈妈眼里的星光。我迫不及待地收拾行囊,前往那片红色的土地,证明我心中的答案。

对于我的回来,母亲并没有感到意外,她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原因。母亲给我端来了热气腾腾的

我妈妈对我的回归并不感到意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为什么。妈妈给我带来了热气腾腾的食物。

米饭,米饭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这香味熟悉而又陌生。母亲说年轻时她和父亲也曾出去外面闯荡,但心里还是牵挂着家乡的孩子们,牵挂着红土地,想念红土地哺育着的乡亲们,想念红土地那里淳朴的民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