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戒烟(完善版),创作者:曹含清.

父亲已经戒烟十多年了。有时候递烟给他,他坚决拒绝。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会回想起很多他没有戒烟的往事。

我小的时候,爸爸经常让我给他买烟。当时我还没有小店的玻璃柜台高。我总是踮起脚尖,抬起头把纸币递给小店老板老刘。刘眯着眼睛看着收音机,问我买什么牌子的香烟。我说武林牌像鹦鹉。这是一种便宜的香烟,过去在豫东农村地区很流行。没有滤镜,红色烟盒上印着两个打斗的身影。收到钱后,老刘从架子上拿了一盒烟,弯腰递给我。

当我到家时,我把香烟递给了我父亲。他撕开包装纸,拿出两支烟,一支放在嘴唇上,另一支放在耳朵上。他整齐地点燃了火柴,火焰点燃了香烟。他蹲在门口,像烟囱一样抽烟,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烟雾。

母亲恳切地劝父亲戒烟。父亲严词拒绝,板着脸说:“香烟成了我的命根子。你想让我戒烟,除非你杀了我!”因此,他们经常吵架,甚至打架。

记得有一天爸爸在饭桌上抽烟,妈妈生气地从他嘴里接过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父亲勃然大怒,挥起拳头,落在母亲的肩上。他气呼呼地把桌子翻过来,砰地一声,食物滚来滚去,热汤洒了一地。我害怕躲在门后哭。

我一想起孙悟空,他总是带着一个金箍;想起关云长,他总是把玩青龙偃月刀;当我想起我的父亲时,他总是嘴里叼着烟,浑身是烟。我父亲抽烟的形象融合在我的记忆中。

田地的兴衰与河流的兴衰交替。转眼间,大约十五年过去了,我父亲已经年过半百,但他的烟瘾却越来越大。

那年夏天,高考结束后,我填了志愿,然后回家等消息。那一天,太阳像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庄稼凋零。父亲正忙着在井边安装水泵给瓜田供水。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发现烟盒瘪了,只剩一根烟了,让我给他买根烟。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皱巴巴的零钱,用沾满泥巴的手递给我。我骑着自行车快速穿过郁郁葱葱的林荫小路,来到小商店。

这家商店只有一扇门开着,看起来很冷清。我把自行车停在门前,敲了敲门,走了进去。只见屋里光线昏暗,老刘年纪也大了不少,坐在木椅上昏昏欲睡。我低头看着玻璃柜台,告诉他买包烟。他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沙哑的声音问我想要什么牌子。当时武林牌香烟已经绝迹。我说我要散花品牌。那种香烟的烟盒上印着女神的散花图案和过滤嘴。他从旧架子上拿出一包烟,然后举起胳膊递给我。

当我回到瓜田时,我把香烟递给了我父亲。他把水泵安装在井上,蹲在井边,看着奔涌的井水。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转身去拿烟。我看到他头上长出了一些白发,额头像犁过的田地,露出了褶皱。他掏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蹲在又亮又热的阳光下抽烟,不一会儿他身上就冒出了一缕缕青烟。

太阳照耀着广阔的田野,白云漂浮在蓝天上。我站在父亲身边,看着他。他突然咳嗽起来,露出一排黄色的牙齿。我劝他戒烟。他的臭脾气被岁月软化变硬,温和多了。他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对我说:“哦,你不上大学我是不会戒烟的。听说每次抽一根烟,活的时间就少,照这样下去早死了。我也想多活几年,看你结婚,好好生活。”

我在阳光下看着爸爸的笑脸惊讶地说:“爸爸,你真的想戒烟吗?”他表情严肃地说:“只要你考上大学,我就戒烟。你也要努力,别让我失望。”我持怀疑态度,说:“爸爸,等我考上大学你会戒烟吗?”他说:“嗯,我说的是真心话。”

很快,我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亲真的戒烟了,他把所有打火机和烟盒都扔进了垃圾桶——我几乎不相信这个事实。

我上大学之后经常给家人打电话。母亲告诉我说自从父亲不吸烟之后他身体比以前好,很少咳嗽了。母亲还说每次

我上大学后经常给家人打电话。母亲告诉我,自从父亲戒烟后,他身体更好了,很少咳嗽。妈妈也说过,每次

给父亲洗衣服,发现他的衣服口袋里积攒了很多零钱,赶集的时候可以买些瓜果蔬菜。

父亲实现了戒烟的诺言。我也想努力工作,好好生活,不要让父亲失望。

分享: